古木花卉——千年樟树王

2020-01-01 16:08:18

在我县美湖乡小湖村口上,有一棵列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的千年大樟树,躯体苍劲、枝叶参天,屹立在奔流不息的小尤溪旁,面向宽阔而平坦的公路。它犹似遮天的大伞,把绿荫铺盖大地,把浓翠的景色送给人间,古貌新姿,蔚成奇观。每当明月皎洁的夜晚或暑气逼人的盛夏,周围群众或过路来客,坐在古樟的盘根虬枝上歇憩或纳凉,海谈古樟神奇般的故事,令人心往神驰。树前方的小湖小学学生绕着樟树蹦蹦跳跳,象蝴蝶,象小鸟,古老的樟树与天真的稚童谐和成趣,给人留下美的韵味和哲理的遐思。

据《德化县志》记载,这棵古樟为唐代的遗物。省林业厅1983年9月14日到实地勘测,树的胸围为十六点七米(胸径五点三二八米),地围二十七点零五米(直径八点六一米,树高二十八点零一米,冠幅东西三十三点八米,南北三十九点九五米)。它久经千秋盛夏溽暑烈日的炙炼、严冬腊月寒风冰雪袭击,条条的皱纹镌刻着苍老的经历。它的每根枝丫都如千锤百炼的钢筋,新芽萌茁,生机勃勃,充满着青春的活力。

这棵古樟不仅以它的雄姿引人注目,博得“樟树王”的称号,还流传着许多动人的神话,而获“神树”、“卜年树”之称。

现樟树前的小湖小学,以前是座古庙,称为“小尤庙”,“章公庙”或“显应庙”。《德化县志》记载:古庙是因五代唐末章、林两人“避黄巢乱居此殁而有灵”而建的。传说建庙前就有了这棵樟树。章、林两人刚到小湖时,走得精疲力尽,躺在樟树下休息,很快进入了梦乡,同时梦见一位身披树叶的老翁站在他们面前,告诉他们四句隐语:“两氏与吾本同宗,巧遇机缘会一堂,来年同登龙虎榜,衣锦归回济四方”。章、林欲请老翁指点前程时。老翁忽然不见了。他们醒来后,身旁找无他人,只有这棵参天的樟树,郁郁葱葱的树叶与梦中老翁披戴一模一样。章,林恍然大悟:老翁点明的“两氏与吾本同宗”,不正是取“林”字的“木”字旁,加上“章”字,就是“樟”,老翁不就是樟树的化身吗!他俩恭恭敬敬地向樟树拜了几拜,感谢樟树的指点。从此,就在樟树旁建房屋定居,逢年过节总要向樟树摆些供品敬奉,树的周围有了杂草,就耐心地一根根地拔掉;遇到山洪暴发,堵塞小溪,他俩就拿着锄头,把小溪疏通;碰到干旱,就往别处引水灌溉,让樟树常年汲取清彻的甜水……。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白天劳动夜攻读,大比之年果然双双得中进士。朝廷令报子登门报喜,报予到了小湖村,把皇帝颁发  的榜文贴在这棵樟树上,顿时,树叶沙沙作响,树干发出清香,小溪跳舞欢歌,树叶变成串串白银,从树上掉下送  给报子,答谢其长途跋涉之劳。章、林仕途后,为人民做了不少好事。明代刘世赓曾在《章公墓》一诗中提到章公“唐时率兵御寇至此,民赖以安,赋诗‘战垒萧萧记策勋,当年保障赖神君,唐书新旧遗名绩,德里春秋怆义魂,唐貌犹崇老太尉,墓田谁表故将军,寒岩谡谡松风起,惆怅啼猿隔断云’”。以示纪念。章、林死后,当地人民为怀念他俩的恩德,就在他俩的住处建庙纪念。从 此,樟树王越来神化了。《德化县志》在记载“小尤庙”的条文中写道:“宋绍定庚寅汀寇自尤岭来,忽皆遁去,人谓神驱之法。”甚至把这棵樟树的自然生长规律也传得神乎其神,说它“丰年则枝叶茂秀,荒年则枯落,田地桔
裂,土地荒芜。”因名“卜年树”。.

樟树王也的确犹如神话所描绘的那样,但却是有科学根据的。樟树因自然环境的得天独厚和人工的精心保护,而生气盎然。每当风调雨顺,水源充足,它必然是“枝叶茂秀”,年岁也必然丰收;要是遇到干旱,水源枯竭,枝叶必然“枯落”,预兆着荒年。樟树能“卜年”,正是人们长期实践得出的经验。

这棵千秋长存、万古生辉的樟王还有一件趣闻。据当地的老汉反映,四十多年前,树干里面还是一个大空洞,摆得下一张四方桌,可供七、八个人在里面娱乐。现在洞却没有了。有位教师也谈到刚解放时,在树旁玩皮球,球掉进树洞,还伸手到洞里把球摸出来。现在这个树洞也密封了,可见,这棵千年古樟还在不断地外长内壮呢?

美湖千年樟树王在国内享有盛誉。前些年,《云南日报》、《天津日报》、《河南日报》、《黑龙江日报》、《福建日报》、《福建画报》、《厦门日报》、《新闻电影》等许多报刊都相继作了报道,1982年中央新闻纪录电影制片厂采拍《瓷国明珠》纪录片时亦将其选入镜头,搬上屏幕,游人至此,常在这里摄影留念。

千年樟树王

翻拍于《福建画报》